70后的青葱岁月

	
     
      
           

          (五)-(六)(1 / 1)

              五    有了心思,就数日子过了。盼到礼拜天,上午写完作业,一吃完午饭就跟美东碰了头,我俩骑着自行车一路向南,一路上坡,费事把力地到了华伦饭店坡下边,美东停下车,一只脚支着地,一只脚踏在自行车蹬腿上,一边喘一边说:“实、实在骑不动了,门前这个坡太陡了,咱推上去吧。”    我也下了车,一起推车往上走。    “干什么的?”门口岗亭出来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叔,嘴上叼着锥子把儿,:“出去出去!不能随便进!”    我吓了一跳,不知如何作答,扭头看看美东。    美东停下车,很气势地说:“我找俺姐!俺姐让我来的。”    “你姐谁啊?”    “俺姐叫郑美芳,四楼的。以前那个大叔都认识我,我经常来。”美东又拉近乎。    “噢,小郑啊,”门卫大叔态度明显转变,两只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线说:“你是小郑的弟弟啊,难怪,长得也这么漂亮。好的,进去吧!”    我和美东上一个大坡,又拐了个弯,推上另一个坡。    “这么高,”我嘟哝着:“累死我了。”    “到了到了,”美东指着北边说:“你看从上边往下看多漂亮!”    我抬起头来,顺着他的手指向北望去:“啊,看这么远,这么高。你看,下边不是咱们学校吗?”    “对啊,看得可清楚了,整个学校都能看到。    “找找咱们班,”我找了半天,还是没分明白那些小火柴盒。    “看!七节楼、海沿儿、东沙滩儿、还有海军炮校,远处海里边的担子岛。”美东引领我欣赏着。    七节楼一共七层,在城市主干道——跃进路上,是那个年代这个城市的最高楼,所以特别明显。    我初次到城市的制高点,看到眼前的城市很新奇,跟平时身在其中时感觉大不一样。    看,那是烟墩山吧?”我问到,我看到了灯塔。    海边的这座三面环海的小山丘和山顶的灯塔是这个城市的标志。明洪武年间,时有倭寇来犯,于是朝廷命军队在山顶修烽火台,倭寇来犯,就以狼烟为号,集合军队以敌倭寇,海边的小山丘以后就称为“烟墩山”,斗转星移,狼烟台换成了灯塔,指引和链接着世界各地的商船与这座小城的联系。    倭寇就是现在的小日本,如今又生产出小录音机,这小鬼子还真有本事。我一边回想着看过的“烟墩山”历史介绍,一边寻思着。    “对啊,好天的时候拿望远镜能看到大连。”美东说。    “不吹吧,那么远,能看到?”    “嗯,嘻嘻,我也没看过,上次来听一个拿望远镜看的大哥说的,也可能是显棒吧。走,咱们进去玩吧。”美东把自行车停在饭店门口的冬青丛边。    “超,你也把车停这边,别停门口,大门口是停小轿车的。一会就能有轿子开过来。”    好的,我把停好的车,又踹开支腿,推了过去。    最初带给我“富丽堂皇”这个词的现实感觉,现在想来可能就是去华伦饭店。    一进大堂,就感觉出了饭店的气势,跟其它那些普通宾馆、招待所的不同。一组很大,很啰嗦,很晃眼的吊灯啷当在大堂顶端,铮亮的大理石地面能照出人影,大理石地面再往里走上去两个台阶后,里边就全是铺的厚厚的红地毯了,踩着软软的,跟小时候踩在炕上的厚棉被似的。    大堂左边,好多一组一组的沙发和茶几,有几个打扮时髦的老外坐着,脖子上挂着照相机,一边聊,一边喝一杯黑黑的东西,靠墙的大堂的服务台后边柜子里摆放了好多酒,五颜六色。最奇怪的是服务台上边还倒吊着好多各种各样,大小不同的高脚杯。环顾了一下,有商务中心,理发室,商品部,右边是餐厅。    我正看的眼花的时候,美东说:“走,我们坐电梯上去。”他拉我到镶嵌在大理石框的两个密闭门前,用手按了中间墙上亮着灯的按键,门马上开了,又拉我走了进去。美东伸手又按了一个亮着“4”字的键,等了一会,门才关上,感觉在向上升,我好奇的看着那排按键,看见有个向里的箭头键,还有个向外的箭头键,美东都没有按。    我的眼瞟到按键最上边是个英文单词:HITACHI。好熟悉,想起来电视里好像有这个词的广告,每次播《阿童木》前后都有这首歌:“日立彩色电视机,HITACHI”。原来这个牌子电梯也有,小日本真挺厉害。    那个年代的电视广告,除了一个马季在天安门广场骑着嘉陵轻骑的广告,其它电视广告好像都是日本的。    “TOSHIBA,TOSHIBA,新时代的东芝”,“Panasonic,松下电器”,我脑子里的广告歌争相出场。那是个中日蜜月期的年代。    电梯打开了,姐!美东叫到。我从“HITACHI”那里收回眼神,说道:“姐姐好。”    “我感觉你们快来了,想下去看看,正好看电梯上四楼,估计是你们,现在没什么住客,有几个香港的刚退房走了。”姐姐说到。    “跟我来,再往上走一层吧,币我已经拿了。”美东姐姐说。    美东姐姐打开一个比较宽大的门,好像会议室一样的房间,里边摆放了一排五六台笨重的机器,每台机器中间都镶嵌着一台大电视,应该是24吋的,因为看着跟我妈单位里成天藏在电视柜里的差不多大,妈妈单位是24吋的。去年国庆三十五周年大阅兵时,妈妈带我去单位看过大阅兵电视直播。    一个矮个子的老人坐着红旗敞篷车一边检阅部队,一边喊着“同志们好,同志们辛苦了!”,听妈妈单位当过兵的叔叔说,那是中央军委邓主席,喊的是四川话。大电视看着就比家里16吋的福日牌过瘾。    姐姐轻声告诉我们,这是饭店给客人准备的,很多外宾喜欢玩游戏机。平时不对外开放,你俩好好玩吧,但小点声,这里需要安静。别让领导看见。    “我先下去了,服务台不能没人。侨办通知,下午还有两位日本老华侨入住。你们一定别弄出动静。”美东姐姐安排完就走了。    六    半下午很快就过去了,主要是我看美东玩,枪战的,坦克飞机的,赛马比赛,还有777水果,我们挨个玩了个遍,因为初次玩,水平不咋样。也不熟悉规则。尽管美东跟我说了一些,但脑子还是不成章。    游戏币很快就没了,美东学习不是太感兴趣,但对玩的东西还是比较在行。“不能跟我姐要了,他说,我们自己想办法。”不知他从哪找了个螺丝刀把游戏机侧面一个小门给撬开了。抓出来一把币,塞给我,“玩吧,有的是。”    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样,没有的时候,心里痒痒的就想得到,但一旦管够了,就很快失去兴趣了,没有了快乐感。我们俩也一样,很快对源源不断的投币失去乐趣了。    “走吧,超?不好玩了,我带你去个地方,很隐蔽,是我的乐园。”    “去哪啊?不能回家太晚,我妈让我晚饭前回去。”    “不远,就在旁边的小山上,东边那个小山。我只带一个人去过,别人都不知道。”    “谁啊?”我问到。    “去了告诉你,先保密。”    我俩跟姐姐打了招呼,出门骑上车子,华伦饭店往下一直到马路是一溜下坡,松开闸,不用费力蹬,就自动溜了下去,舒服。我俩一路叫喊着很快到了东山路。    “往东拐,超!”美东在后面喊道:“把车停在前边东口子山根底下就行了。”    停好车,我跟着美东顺着一人小径向山上爬去,很快就爬到半山腰的一块杂草丛生的平地。    “看,我的碉堡!”顺着美东的手指处,我看到一个隐约露出的碉堡。    “哎呀,这里也有碉堡啊,”我又走近了些,转着圈一边找一边说:“跟海沿边十八中门口那个一样。”    “应该也是“国民党”那会的吧?美东说。”    我抬起手来,像是端着一挺机枪,嘴里突突突地喊着:“举起手来!缴枪不杀!”    “不好啦,共军来了,弟兄们赶紧跑啊。”美东一边躲着一边喊。    我俩一边追跑着,一边吵闹着。    围着碉堡跑了几圈后,美东一屁股坐在草地上,“唉,累死我了,我投降。”    我也跑过去,顺势躺在草地上打了个滚,放松成大字,躺着大口喘着气,一会又转过身来,趴在草地上,两只手支着脸朝向美东。    “哎,美东,你不是要跟我说什么事吗?”    “嗯,对啊,”美东收起笑容,很认真的说:“我这个事,谁也没说,你是第二个我带到我碉堡来的。有个人是第一个。”    “谁啊?”我问到:“我认识吗?”    “你不认识,咱旁边班的,三班的,”停了一会美东又补了一句:“女的。”    “啊?什么情况啊?    “她看好我了,想跟我考虑对象。”美东喃喃说道:“说不同意,就找人砸我。”    “这么严重,美男子啊,抢亲啊?”我哈哈大笑。    “她长的怎么样啊?”    “还可以吧,不是说多漂亮,但很意磨人。”    “就是说,你也喜欢她喽?”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,所以才跟你说。”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,让老师知道怎么办?让你家知道怎么办?”我也很没主意地回美东。    “她家是大连过来的,好像也是刚转学过来没多长时间,但她有不少姊妹,说兄弟也不少。”    “还挺厉害的嘛,”我说。    “我带她来过一次,有一天中午在学校吃完饭来的,那天下山回学校时就怕遇到同学熟人。美东还在讲述着,她家就在山口那边。”美东向东南方指了指。    夕阳下,踌躇的花样少年。